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實施意見》的通知
2017-12-26

滬府辦發〔2017〕66号

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實施意見》的通知

各區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辦、局:

經市政府同意,現将《關于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實施意見》印發給你們,請認真按照執行。

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

2017年10月26日

關于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實施意見

新一代人工智能正在深刻改變經濟社會發展模式,呈現深度學習、跨界融合、人機協同、群智開放、自主操作的新特征。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順應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趨勢、赢得發展主動權的優先戰略選擇,是服務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的優先布局方向。為貫徹落實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國發〔2017〕35号),現就本市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提出以下實施意見:

一、明确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精神,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發揮上海數據資源豐富、應用領域廣泛、産業門類齊全的優勢,立足國際視野、加強系統布局,全面實施“智能上海(AI@SH)”行動,形成應用驅動、科技引領、産業協同、生态培育、人才集聚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體系,推動人工智能成為上海建設“四個中心”和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新引擎,為上海建設卓越的全球城市注入新動能。

(二)發展目标

到2020年,人工智能對上海創新驅動發展、經濟轉型升級和社會精細化治理的引領帶動效能顯著提升,基本建成國家人工智能發展高地,成為全國領先的人工智能創新策源地、應用示範地、産業集聚地和人才高地,局部領域達到全球先進水平。

——基本形成與超大型城市運行相适應的人工智能深度應用(Application)格局。人工智能應用内涵不斷深化,打造6個左右人工智能創新應用示範區,形成60個左右人工智能深度應用場景,建設100個以上人工智能應用示範項目。

——基本形成達到國際主流水平的人工智能科技創新(Innovation)能力。前沿理論和關鍵技術研發能力顯著提升,在部分關鍵領域達到全球先進水平,建設10個左右人工智能創新平台。

——基本形成具有國際競争力的人工智能重點産業(SuperiorIndustry)集群。人工智能新産業、新業态、新模式加速湧現,建成5個左右人工智能特色産業集聚區,培育10家左右人工智能創新标杆企業,人工智能重點産業規模超過1000億元。

——基本形成創新活躍、開放協同的人工智能融合生态(HarmoniousEcosystem)。基本形成人工智能人才高地,人工智能引領創新創業活力迸發,數據資源彙集流通能力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智能設施能級顯著提升,形成“東西互動、多點聯動”的空間布局。

到2030年,人工智能總體發展水平進入國際先進行列,初步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發展高地,為邁向卓越的全球城市奠定堅實基礎。

二、拓展人工智能融合應用場景

圍繞智慧城市建設和上海超大型城市有序治理需求,加快人工智能在經濟發展、城市治理和公共服務重點領域的深度應用,提升全員勞動生産率、公共服務能力和市民獲得感。

(一)強化人機協作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

推動人工智能在研發設計、生産運營、遠程運維服務、供應鍊管理等方面的應用,提升智能制造能級和水平。加強網絡協同研發、個性化定制設計、虛拟仿真等在産品研發設計中的應用,形成開放協同的研發模式。推動智能機器人、智能傳感與控制、智能檢測與裝配等智能裝備的應用,實現生産裝備的預測性維護,推動建設“無人工廠”,形成智能柔性生産方式。加快大數據、機器學習等技術在供應鍊管理中的應用,形成動态優化的管理流程。

(二)強化數據分析驅動金融商貿創新

加強大數據智能分析在金融監管、商貿服務領域應用,提升風險防範和服務創新能力。提升金融數據處理和分析效率,實現對金融機構、産品、行為的實時監測和早期預警,創新智能投顧、智能客服等金融産品和服務,提升金融風險智能預警和服務能級。鼓勵跨媒體分析與推理、知識計算引擎與知識服務等在商務領域應用,拓展商貿大數據采集和智能化分析應用,提高大宗商品交易、跨境貿易的效率,推進精準營銷、智慧商圈、智能配送等新型商貿服務,發展“無人售貨商店”,促進商貿流通服務智能化轉型。

(三)強化智能感知優化城市綜合運行

完善智能感知和數據采集機制,提高城市安防、環境、基礎設施等管理能力。推動圖像識别、生物特征識别等技術在社會綜合治理、大人流監測預警等領域深度應用,增強城市智能防控能力。推動動态感知網絡在公共安全監控、自然災害預測、環境監測、河道監管、食品安全追溯等領域的應用,提高城市綜合環境智能化管理水平。推動物聯傳感、智能預測在電力、給排水、燃氣等管網,建築能耗監控和安全運行監測,交通基礎設施運行維護等領域的應用,保障城市基礎設施智能有序運行。

(四)強化決策輔助促進公共服務提質增效

建設人工智能為輔助的公共服務支持平台,改善政府決策與服務質量。推動多維度數據分析、感情識别等在公共需求預測、社會輿情分析中的應用,支撐政府科學化決策。推動自然語言處理、服務機器人在政府熱線、門戶網站、服務窗口的應用,提升政府公共服務效能。推動司法業務智能化記錄、核查、評價,推動執法管理智能化聯動,促進智慧法庭建設。推動智能交互學習、數字文化展演等應用,提高教育文化服務體驗感。

(五)聚焦智能識别提升交通航運效率

利用圖像識别和機器學習技術,提升城市交通綜合管理和航運服務效率。推動實時數據分析、計算機視覺等在城市交通規劃、路網客流監控疏導、駕駛行為監測等領域應用,發展智能化停車場,探索建設無人駕駛汽車應用、城市交通非現場執法等場景,提升交通智能化組織和管理能力。加強航運監管、交易仲裁等數據動态分析,推動口岸監管、海事管理、港口物流等業務流程智能化,發展智能化海空樞紐港,提升港口運行效率和監管水平。

(六)聚焦認知計算推進醫療健康精準普惠
利用認知計算和深度學習技術,提升診療輔助、健康管理和養老照護等服務能力。加強自主智能醫療機器人和醫療設備等在輔助病症診斷、影像分析、手術診療、精準醫療中的推廣應用,促進醫療服務精準化。基于大數據挖掘和分析,加強流行病預測與防控、體質監測、慢病管理和疾病篩查,增強公共衛生普惠性。推動智能陪護機器人、智能健康設備等廣泛應用,提升養老服務感受度。

三、加強人工智能科研前瞻布局

推進産學研用深度合作,加強前沿基礎研究、關鍵共性技術攻關、功能型平台建設,搶占關鍵領域人工智能技術制高點。

(一)強化前沿基礎研究

聚焦支持強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研究,增強科技創新基礎能力。推動腦智能理論取得突破,構建大腦功能圖譜,解析神經元、神經環路及腦網絡,模拟腦功能網絡作用機制;持續開展類腦智能研究,推進類腦智能軟硬件技術融合研發,大幅提升類腦系統和控制器的準确性能。加強人機混合增強智能研究,推進跨學科協作開展腦機接口技術研究,突破人機混合學習理論和組織方法。建立新型智能算法庫,開展并行分布式智能計算範式研究,構建神經形态模拟、自學習智能計算模型。

(二)加強關鍵共性技術攻關

着力提升感知識别、知識計算、認知推理、運動執行能力,形成開放兼容的技術體系。集中攻克智能感知技術,提高計算機視覺與聽覺準确性、力量與觸覺感知靈敏度,開發多模态生物特征識别系統。突破理解認知技術瓶頸,優化文本/圖像/視頻等多模數據理解、數據深度搜索和知識深度學習等核心算法。強化計算處理技術研發,集中攻關存儲器、處理器異質集成和可重構計算技術,開發類神經網絡分布計算、異構及可重構計算等處理器芯片,研發神經元芯片、類腦芯片等。加強智能執行技術聯合攻關,重點推進智能決策控制、實時精準定位、複雜環境适航、新型人機交互等面向自主無人系統的智能技術研發。

(三)推進功能型平台建設

圍繞國家戰略和産業需求,重點建設若幹重大創新平台。強化布局基礎創新平台,加大資源要素投入,推進上海類腦智能科學研究基地建設。着力建設通用創新平台,建設關鍵技術專利數據庫,籌建上海類腦芯片和片上智能系統研發與轉化功能型平台。加快部署應用創新平台,在智能制造、智能汽車、智能醫療、機器人、北鬥導航、工業物聯網、工業控制安全等重點領域,建設一批瞄準應用需求、主體多元和市場化運作的功能型平台。

四、推動人工智能産業集聚發展

堅持人工智能裝備、産品與核心部件、系統協同發展,積極培育以智能駕駛、智能機器人、智能硬件為重點的人工智能新興産業,着力提高以智能傳感器、智能芯片、智能軟件為重點的産業核心基礎能力。

(一)跨界發展智能駕駛産業

大力推進汽車、軌道交通等領域跨界交叉創新,加強智能駕駛系統研發,推動智能駕駛工具産業化。重點推進智能網聯汽車産業創新,加快汽車智能輔助駕駛技術産業化,推動主動避障、自主泊車、高速公路編隊行駛等高級自動駕駛産品研發及應用,重點支持滿足智能駕駛要求的毫米波雷達、激光雷達、中央域控制器、人機交互系統、線控制動及轉向系統等核心部件研發及産業化,加快從部分自動駕駛向完全自動駕駛演進。培育國家智能網聯汽車産業計量測試中心。自主突破軌道交通無人駕駛系統,推動城市軌道交通智能決策控制系統開發,實現自動喚醒、自動駕駛、自動停站、應急響應等功能。到2020年,智能駕駛産業規模達300億元。

(二)融合發展智能機器人産業

積極推動人工智能技術與機器人技術深度融合,重點支持人機共融特性的機器人研發及産業化。搶占智能服務機器人發展制高點,以智能感知、模式識别、智能分析和智能決策為重點,大力推進教育娛樂、醫療康複、養老陪護、安防救援等特定應用場景的智能服務機器人研發及産業化。推進工業機器人智能化升級,以機器視覺、自主決策為突破方向,積極開發焊接、裝配、噴塗、搬運、檢測等智能工業機器人,實現高柔性、高潔淨度、高危險等特定生産場景的快速響應,全面提升工業機器人傳感、控制、協作和決策性能。到2020年,智能機器人産業規模達200億元。

(三)集成發展智能硬件産業

加快智能硬件技術集成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大力發展智能感知、識别和交互的智能硬件産品。豐富移動智能、增強現實、虛拟現實、可穿戴等領域智能終端産品供給,加快實現智慧娛樂、生活健康等領域智能家居産品産業化,積極開發智能監控攝像頭、服務器等智能安防産品,大力發展全數字放大器、平闆探測器等智能醫療模塊,加快推進電網巡檢、空域偵測、物流配送等領域智能無人系統研發及産業化,推進智能視覺設備、光學檢測系統等智能傳感控制設備研發及應用。到2020年,智能硬件産業規模達200億元。

(四)協同發展人工智能軟件産業

大力支持面向人工智能應用的軟件創新升級,為人工智能發展提供軟件解決方案,促進軟硬協同發展。加快建設軟件計算平台,加速與人工智能深度耦合的新型雲計算架構發展,提高平台識别感知、智能分析服務能力。突破發展智能操作系統,自主開發具備大規模并行分析、分布式内存計算、輕量級容器管理等功能的服務器級操作系統,着力建設智能裝備和産品所需的智能終端操作系統。提升發展通用軟件系統,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提升發展辦公軟件、設計軟件和行業軟件。到2020年,智能軟件産業規模達到200億元。

(五)引領發展人工智能芯片産業

發揮核心芯片對人工智能産業的引領帶動作用,重點發展面向雲端服務和行業終端應用的人工智能芯片。推進高端通用處理器芯片自主開發,大力推進滿足高性能計算需求的中央處理器(CPU)、圖像處理器(GPU)、可編程邏輯門陣列(FPGA)、神經網絡處理器(NPU)、異構/可重構處理器等芯片研發及産業化。加快發展人工智能應用芯片,重點突破面向無人系統、視頻監控、醫療設備、語音語義理解等終端和系統應用廠商的應用芯片。支持核心IP研發及産業化應用,重點發展面向人工智能應用的處理器架構和指令集的關鍵IP,培育基于核心IP的新型産業生态。到2020年,智能核心芯片産業規模達到200億元。

(六)突破發展智能傳感器産業

突破智能傳感器關鍵核心技術,重點發展高精度、高可靠性和集成化的智能傳感器。重點發展新型智能工業傳感器,着力推進面向智能制造、無人系統等新興領域的視覺、觸覺、測距、位置等智能傳感器研發及轉化應用。積極發展高端智能消費電子傳感器,加強面向智能終端的生物特征識别、三維掃描、圖像感知等傳感器技術攻關,實現規模化生産。加強傳感器材料、制造工藝和終端應用的産業鍊協同,提升智能傳感器設計、加工制造、集成封裝、計量檢測等配套能力。到2020年,應用于工業和消費電子的高端智能傳感器實現産業化突破,填補國内空白。

五、營造人工智能多元創新生态

大力培育開放、包容、多元的創新創業生态,充分激發市場主體的創新活力,着力打造各方資源彙聚融合的人工智能創新生态圈,促進人工智能持續健康發展。

(一)加快數據資源共享開放

分類推動重點領域數據開放,為人工智能發展提供豐富的數據資源和應用場景。率先推進政務數據資源有序開放,聚焦教育、交通、環境、醫療、商業等重點領域,完善政務數據資源共享開放政策,研究開放數據重點領域負面清單制度,出台政務數據依申請公開使用細則。鼓勵引導公共服務機構數據開放,圍繞氣象、電力、燃氣、通信等領域,構建涵蓋多類型數據的開放性行業大數據訓練庫,形成人工智能創新應用多場景驗證環境。建立數據共享交換監管制度,在保障數據安全的前提下加快數據交換。建立上海大數據應用創新中心,促進社會數據資源的共享交換和交易流通。

(二)加大政府引導支持力度

加強政府應用示範和專項支持,創造人工智能發展的市場和政策環境。推動各級政府部門率先運用人工智能提升業務效率和管理服務水平,依托政務雲引入和開發人工智能應用模塊。完善政府支持人工智能發展的專項扶持政策,統籌使用産業轉型升級、信息化建設、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重點科研計劃等專項資金,支持人工智能發展,引導企業加大人工智能投入和應用項目建設;組織論證人工智能市級重大科技專項,支持人工智能基礎前沿及關鍵共性技術攻關;發揮現有政府投資基金作用,引導多元社會資本支持人工智能産業發展。

(三)建設人工智能人才高地

實施人工智能人才高峰建設行動,着力引進國際頂尖人才及團隊,集聚一大批海内外高層次人才。針對人工智能領域高峰人才,探索制定個性化政策,開通落戶綠色通道。加強創新人才培養選拔,構建多層次、高質量的人才梯隊。注重利用重大專項、重大創新平台培養使用人才,推動有條件的高校設立人工智能學院和專業,支持高校、科研院所、産業聯盟和骨幹企業合作建設面向重點行業應用的人工智能人才實訓基地,組織開展人工智能創新創業和技能競賽。設立上海人工智能戰略專家咨詢組,組織開展戰略問題研究和重大決策咨詢。

(四)激發市場主體創新活力

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對創新創業的引領帶動作用,助推人工智能企業做大做強。支持人工智能企業在滬設立創新機構,推動全球人工智能龍頭企業在滬建立區域總部、創新中心、孵化基地和“雙創”平台。培育人工智能創新标杆企業,支持創新型企業通過上市、并購等方式加快發展,支持設立海外人工智能研發機構,打造一批人工智能細分領域“隐形冠軍”。降低人工智能企業創新創業成本,提高超級計算、智能雲服務的公共供給水平,提供研發工具、檢驗測評、系統安全等專業化的創新創業公共服務。搭建人工智能企業創新交流平台,組建人工智能創新聯盟,舉辦全球人工智能高端會議。

(五)加強産業空間布局統籌

優化産業布局,構建“東西互動、多點聯動”的空間格局,促進高端産業特色化集聚。打造“徐彙濱江-漕河泾-闵行紫竹”人工智能創新帶,加強徐彙濱江、漕河泾、闵行紫竹區域産業聯動,建設國家級人工智能産業集聚區,推動華泾北楊等地區建設人工智能特色小鎮。打造“張江-臨港”人工智能創新承載區,發揮張江科學城科技創新和成果産業化的示範帶動作用,以及臨港智能制造中心建設優勢,打造人工智能科研高地和産業化核心基地。布局人工智能特色産業集群,支持各區基于大數據、雲計算、車聯網、機器人等産業基礎和特色優勢,建設一批人工智能特色示範園區。

(六)完善基礎服務支撐體系

增加适應人工智能發展的基礎服務供給,夯實人工智能發展基礎。加強标準制定及測試認證,支持企業參與人工智能綜合标準、基礎共性技術标準制定,建立公共領域人工智能應用安全測試與認證制度。加強知識産權運用和保護,加大對人工智能新技術、新業态和新模式的知識産權保護力度,支持有條件的企業申請國内外專利,開展知識産權評議和專利導航。建設智能計算設施,布局超級計算、分布式計算、雲計算相結合的高性能計算應用環境,部署空天地一體化的網絡,加快下一代移動通信、物聯傳感、北鬥通信等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建立健全人工智能相關制度規範。加強人工智能倫理道德、法制保障和社會問題研究,建立保障人工智能健康發展的制度規範和倫理道德框架。

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是本市立足新一輪科技發展,搶占創新制高點的重要舉措,各部門、各區要高度重視,加強統籌協調。建立由市經濟信息化委、市科委、市發展改革委牽頭,相關部門、單位參與的協同推進機制,統籌推進人工智能發展的各項工作。各區結合區位優勢和資源特點,加強市區聯動,做好人工智能應用推廣、産業發展、科技研發重大項目的落地實施。


轉載至:上海市人民政府網站